泰山不敢当 从史柱柱股权被冻结说段历史

图片

作者:梅林夏冬

8月20日,一则“史柱柱所持数千万珠海巨人股权被冻结”的传闻迅速流传,将史柱柱和巨人集团推至风口浪尖。
从天眼查获得的数据显示,史柱柱被北京金融法院执行股权冻结,执行通知书文号为(2021)京74民初489号。对此,巨人立即回应:“起因是多年前史柱柱出于帮忙做了个人担保,相关方向史柱柱出具了免责反担保。因后面业务发展影响,该公司依据流程对史柱柱发起民事诉讼。经初步沟通,对方答应尽快协调撤诉,这边也将做好积极应诉准备。由于该项担保涉及金额不大,不会对史柱柱产生影响。此担保为史柱柱个人所作,与巨人网络、黄金搭档等巨人集团旗下公司都无关系。”仅“多年前”与“帮忙做了个人担保”几个字,就已透露出了史柱柱那一代巨贾豪商门之间的神秘关系。隐隐绰绰,“东岳会”的暗影浮动。

图片

1、历史的阴影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顾宪成被任命为吏部文选司郎中,成为组织部一个司局级干部——这可是个炙手可热的职位,掌管官吏班秩迁升、改调等事务。十一年前,首辅张居正去世,给大明万历朝投下一道阴影——明神宗为了快速从张居正的影响中摆脱出来,迫不及待的和张居正的反对者们达成共识,全面推翻了改革开放的万历新政,并对张居正和其势力进行了血腥肃清。就这样,“万历中兴”的一手好牌,被打得稀烂。顾宪成就是张居正的反对者之一,吏部文选司郎中这个官做了不到一年,他就因为提名了一串皇帝讨厌的官员和参与议立太子两件事,被明神宗罢黜。回到老家无锡后,顾宪成来到了宋朝学者杨时曾经讲过学的东林书院,由于其在江南士大夫中的无与伦比的声望,常州府和无锡县出资修缮了书院——万历三十二年(1604)十月,顾宪成会同弟弟顾允成、高攀龙、安希范、刘元珍、钱一本、薛敷教、叶茂才七人,发起东林大会,制定了《东林会约》,规定每年举行大会一、二次,每月小会一次。史称“东林八君子”。

图片

2、东岳会缘起 (本名泰山会,作者避讳)
“东岳会”没有八君子之说——即使在其解散时,成员也翻了一倍,十六君子。在顾宪成升任吏部文选司郎中整整四百年后,1993年,由中国民营实业家协会牵头的东岳产业研究会诞生——因在山东,东岳就成了当仁不让的精神图腾。五年后,东岳产业研究会更名研究院,再七年后,正式更名“东岳会”。关于“东岳会”,创始人、四通集团段永基而言,“东岳会”最初的构象是“资产过亿且达到某种量级的中国顶级民营企业家私人圈子”,这个定位在近三十年前,足以将当时民企头部 “一网打尽”。但是,有过亿资产并不是唯一的入会条件——据悉,新成员必须由两位会员推荐毕业经全体成员满票通过才能加入。经济上看财富、组织上看关联、精神上看价值认同——这成为“东岳会”圈子成员的共同特征。首批成员包括:四通段永基、科海陈庆振、联想柳传志、横店徐文荣、泛海卢志强、通普钱沈钢、巨人史玉柱、科瑞郑跃文、蓝通陈志方、三元张晓崧、东海王洪德、中远林荣强、四达汪思远、康拓秦革和中发陈建。哪一个,都是耳熟能详的人物。更重要的是,此时的“东岳会”邀请了两位响当当的人物做顾问,一个是国家科委副主任吴明瑜,一个是胡大公子德平。从人员构成情况看,“东岳会”无疑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和支持者。至于著名的万通冯老大、阿里杰克马,还没资格出现在首批名单中。

图片

3、被东林书院影响的明末政治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在心!高攀龙说,此时民不聊生,大乱即将来临。说是书院,顾宪成主导的东林学派早已脱离了学术范畴,大咖们在讲学中通常援引现实政治、经济、民生案例,针砭时弊,痛陈腐败——他们已经从青萍之末,感受到了大明王朝危机四伏,衰败至死的征兆。数年间,东林书院的大名播及四海,有志之士纷至沓来,东林学派的思想也逆向而行,传导于朝廷,影响着在朝的诸多官员。身处江湖的东林书院,与庙堂之上的东林党人,遥相呼应,在这个舆论中心中诞生了一个具有现代党派雏形的特殊组织——东林党。从顾宪成、高攀龙、赵南星,到李三才、汪文言、杨涟、左光斗,再到明末的孙承宗和袁崇焕,都是东林党人。尽管东林党没有章程,没有严格的组织架构,完全靠政治见解和价值理念维系,但它已经是独立于政体的体系,在未来的半个世纪里,经历了明神宗万历朝、明熹宗天启朝,到了明思宗崇祯朝,东林党人已经遍布朝野,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深刻的影响着大明王朝的政局和兴衰。

图片

4、初心与情怀 
“东岳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外界只能猜测——它拥有最为严苛的内部规定,每次会议,所有会员均不得录音、不得记录、不请任何媒体以及不接受任何公开采访。2013年,“东岳会”成立20周年,柳传志和史柱柱带领会员前往台北。用餐之际,他们提前包下了一处地道的台湾街边美食店——当柳传志看到饭店门口贴着“东岳会”的欢迎条幅,急忙让人撕掉。16个人用了15个菜,费用不过三万台币。“东岳会”始终神秘而低调。将“东岳会”和东林党做比,当然是异多于同。
从创始人的身份上看,顾宪成等人首先是知识分子、下野官员,而段永基、柳传志等则是商业大佬;从创业心态上看,顾宪成等人主要是因为政见不同而被迫下野之后的一种逆流而上的转型;而“东岳会”则是在现代中国最为开放、进取的改革大潮中顺势而为;从创业初心看,东林书院主要是调和明中期产生的阳明心学和传统朱子之学的学术目的,而“东岳会”则更重视行业、企业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协同发展。然而,初心是初心,进程是进程。东林党人多起于江南富庶之地,也必然代表了这个圈层的基本利益;而“东岳会”的最大作用,竟然体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复杂多变的历史背景中,让会员之间得以统一价值信念。实现资本互助最终也可能演变为推动社会转型——也许这个念头,当年隐隐埋藏“东岳会”名单里每一个人心中。

图片

5、豪门的抱团模式 
1997年,史柱柱迎来了生命中最为黑暗的一刻,35岁的他从亿万身价到负债2.5亿,几乎到了垂死的边缘。如果不是“东岳会”,如果不是段永基,“史柱柱”这个词眼再也不会在资本界 “兴风作浪”。两年后,史柱柱成立了全新的健特生物公司,倾其所有的将资本押注在一款洗脑产品“脑白金”上,从当年起,这款“神药”占据了几乎所有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位,一年实现13亿的销售收入,疯狂收割了一代人的智商税。九十年代,是个泥沙俱下的年代,也是个沉渣泛起的年代。仅用了三年,史柱柱还清了负债。帮助史柱柱实现东山再起这个神话的,并非是那句“今年过节不收礼,送礼只送脑白金”的垃圾广告语,而是隐没在其身后的“东岳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危难之际,受段永基的大恩大德,史柱柱心存感念,而当2000年,四通集团因多项投资失败,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他一笔6000万元的投资买下了华夏银行的股份,将四通集团已经被冻结将要拍卖的股份赎了回来,报答了段永基的恩情。“东岳会”的雪中送炭多不枚举,当年疯狂拿地的泛海突遇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柳传志当仁不让,出手相助,才让卢志强度过难关。卢志强起死回生之后,又在2009年反哺联想,具体操作如下:首先以27.55亿的价格从国科控股手中购入联想29%的股份,成为联想第三大股东;随后又转让柳传志9.6%的联想股权,一手由联想职工持股会转给泛海9.5%的股——一出一进柳传志稳坐联想一哥宝座。如今,史柱柱因“多年前”与“帮忙做了个人担保”,而被冻结资产,大抵是“东岳会”成员之间深厚友谊的又一见证。

图片

6、喷薄的后浪 
要非说“东岳会”只是报团取暖、结党营“私”的顶级富豪俱乐部,也不尽然。前阵子领刑一十八年的那位企业家,在2003年就因言而获了个“寻性姿势”的罪,若非柳传志铁肩担道义,上下斡旋,他早就大难临头。2003年代,房地产业扬帆起航,互联网产业艰辛创业。当柳传志如日中天,史柱柱东山再起,冯仑笑傲江湖的时候,杰克马才刚刚确立阿里企业的发展价值观。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阿里的领域才是未来。至少软银孙正义是这样想的。获得了软银投资的阿里,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取代了易趣网的市场份额,在柳传志的亲自提名下,他全票通过,成为“东岳会”中年轻的一员。但是,跻身这一组织之后,杰克马表现出了对这个神秘组织严格规定的不屑,经常缺席成员会议和各类活动。按照“东岳会”的内部规定,第一次缺席活动罚款一万元,第二次缺席则罚款二十万元。总是迟到早退缺席的杰克马,交了几次罚款后,选择了退出。这并非杰克马在乎个把一百万,而是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和前辈们存在着巨大的行业和代际的鸿沟——在他看来,“东岳会”太过精英、太过精致、太过精密,和阿里常年厮混于贩夫走卒之间的调性极为不符。还有一重原因,阿里的经营并未被高贵的血统们染指,其管理的纯洁性使杰克马更加重视技术和市场的关系,而非精英人脉和市场的关系。当然,坊间还流传着另一种说法,即“东岳会”创始人段永基实在看不上杰克马的第二职业身份——老师,在他眼中,这个口无遮拦、信口开河、好为人师的小个子似乎不该属于精英圈中的精英。

图片

7、从山下到湖畔 
2014年冬至日,庙堂上一场地震,震翻了令狐大侠。翻过年去,令狐家的西山会被彻底起底,受此影响,社会上的各种类型的“会”都如临大敌,东岳会也不例外。时过境迁,“东岳会”的第一批大佬们,都已人老珠黄——它的衰败即是从此开始。如今的四通集团偃旗息鼓、再无波澜,泛海也是负债累累、江河日下,史柱柱饱受争议,重赴泥潭,华谊王穷途末路、卖画售房,万达王更是内外兼“羞”,左右不是人。江山代有人才出,更有新人胜旧人。“东岳会”的老大哥们纷纷失色之际,杰克马、麻花藤、抖音张、并夕夕黄和美团王们开始纵横江湖,掌握了商界的话语权。2015年,杰克马最后一次参加“东岳会”的会议,并留下了合影——他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构建属于自己的江湖地位。“东岳会”,东林党,听起来难免令人想入非非,在他们看来,还是书院这个更安全。于是,这一年,杰克马与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学者共同发起,“湖畔大学”横空出世。杰克马出任首任校长。可以这么说,“东岳会”深耕中国商界数十年,培养了众多的民营企业,后来的万达王、乐视贾和融创孙也都从中受益,或者瓜葛甚深——相比“东岳会”,湖畔大学是同类商界精英组织在自然社会环境下的一次新陈代谢。

图片

8、幸亏是西湖而非南湖 
2015年的杰克马踌躇满志,号称湖畔大学要办三百年。幸亏这个湖是西湖,而非南湖!
现在回想,段永基对杰克马的评价也许是对的,这种不假思索式的信口开河对付史玉柱脑白金的受众还行,想忽悠湖畔大学里这一众人精,也算是异想天开了。自古以来,无论是权还是贵,精英阶层们总免不了结为一体,构建起权势和财富的生态闭环。自明代开始,官僚集团这个独特的政治团体开始明显的板结化,成为皇权的对立面,而不再成为之前的附属物。官僚集团这种板结化的存在,皇帝看来更具危险性,于是不得不设置宦权加以约制,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给他们一定“结党营私”的帽子。在木匠皇帝明熹宗执政期间,九千岁魏忠贤飞扬跋扈,独揽超纲,居然能做起了“著书入圣”的太监梦,开馆纂修了个《三朝要典》,将万历、泰昌、天启三朝发生的梃击、红丸、移宫三大案加以整理,编纂成为攻击东林党的罪证。魏忠贤还造编《东林点将录》送给不识字的木匠皇帝审阅。天启五年(1625年),明熹宗下诏——禁毁天下书院,东林书院就此成灰。但东林党人并未消失,他们慢慢演化发展成很多私密的存在——在特定历史时期,总有其顽强的生命力。崇祯二年(1629年),明思宗即位,年号崇祯,为了打击阉党,他下令为遭到迫害的东林党人恢复名誉,并下诏修复东林书院。崇祯前,东林书院在压制中过了二十一年;崇祯后,东林党人执政乱为十五年,终于把明思宗送上了煤山——大明就这样被折腾了个气数已尽,干干净净。整个大明朝都没有三百年,杰克马从哪里借来的三百年?从1993到2017,“东岳会”好歹曾经风云激荡二十七年,湖畔大学起早贪黑,也就五年时光——眼下就是这幅图景,没有三十年的承平盛世,哪里来的三十年的顺水顺风?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过如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