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公募基金经理的年终自白:通过对上市公司地区风土人情的不断实地拜访,决定了自己的投资从不过山海关到退守长江南,目前则基本限于南宋的地盘。将对单纯对市值充满诉求、对模式滔滔不绝、对各种机会都能把握、对赌性极其坚强的公司小心翼翼而不怀遗憾的划在自身能力圈范围之外。 https://t.co/JzdGKBYJ4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